解決中年婦女年末危機,需要什么?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19-12-19 23:46:04 點擊:1521096

文丨葛怡然 圖丨來源于網絡

快到年末,總是想到小時候大人們經常說的一句話:年關難過。

那時候不明白,小孩子總喜歡過年的嘛,長大后,準確說到了中年后,才明白這幾個字的意思。 舉個例子:創業狗每年的12月初,要開始年會,年終獎,全年總結,明年計劃等等。大事小事累積在一起,每天都是需要干的活兒,操不完的心。

而且,不管雞湯們多么鼓吹年紀無所謂,但一個事實是:你又老了一歲。

于是一團混亂的歲末,決定給自己一個旅行:去瑞士和法國。

我把這個稱之為:透氣。中年男人下班前要在車里獨自呆一會才回家,中年婦女也需要逃開一地雞毛,去短暫的自我放空一下。

第一站,是蘇黎世。

這個季節去歐洲尤其是瑞士,其實是一個很不好的選擇,天氣特別陰冷,下雪的瑞士雖然圖片看起來浪漫,高速交通卻不能走。好在我運氣不錯,上一場大雪剛停。

下飛機坐上出租車,空氣中撲面而來寒冷的氣息。 這里是《遇見王瀝川》的拍攝地——謝小秋瞞著王瀝川去蘇黎世看他,王瀝川接到她說:冒失的小丫頭,歡迎來蘇黎世。

但蘇黎世再無王瀝川。

11月27日,扮演王瀝川的高以翔,永遠離開了。 早在兩年多前,我們號就寫過一篇《遇見王瀝川》的劇評。 很多人問:王瀝川特別在哪? 這個角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霸道總裁,但你很難在其他作品或者生活中見到這種類型。 特別紳士,又帥,看起來是集好身世和才華于一身的完美男人。

但是這種完美男人,因為車禍失去一條腿。 他很少自憐,溫柔待人,恰恰這種反差,令人物有一種殘缺的美。

門當戶對共同走進婚姻,10年后,也許會變成一對左手拉右手甚至相看兩相厭的中年夫妻。

而愛情最令人迷戀的,永遠都是得不到和已失去,王瀝川和謝小秋就占了后面那三個字。 一個固執的要追,一個為了怕耽誤對方不停說move on;

身形高大俊朗的高以翔,演起虛弱的王瀝川并沒有違和,甚至令女人都有種保護的沖動。

小說最催淚的一幕是瀝川寫給自己的謝幕詞:“這里睡著王瀝川,生在瑞士,學在美國,愛上了一位中國姑娘,所以死在中國。”

悲劇總是把美的東西打碎給人看,戲里王瀝川處處都好,可惜生病不在了;戲外高以翔那么健康陽光,卻以誰也想不到的方式走了。 演員的結局和故事的結局,如此重疊,真的不愿相信人生如戲。

而有些城市,之所以能成為人們心里的白月光,不是因為建筑,不是因為歷史,而是因為在那里曾經出現過的人,和發生的故事,令這些城市有了特別的意義。 此刻站在這座城市,是紀念令人惋惜的劇中人,還是緬懷曾經炸裂的少女心? 可能都有吧。

離開蘇黎世后,在瑞士境內又接連去了因特拉肯小鎮、少女峰還有日內瓦湖。

我不是很喜歡因特拉肯,商業氣息太濃;

少女峰是慣例打卡;

小火車的體驗感還挺好的。

最愛的是坐在日內瓦湖邊喂鵝喂鴿子。

云層裂開一道縫,陽光射進來,遠處是雪山峰頂,正面是安靜的湖面,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跑步。希望時間就此靜止不動,哪怕只有一秒鐘,也特別治愈焦慮。

所以旅行的意義是什么?現在看,各個年齡層都不一樣。

少年時,是為了得到,看世界長知識,去奠定三觀,開啟解決各種人生問題的獨立思維方式; 到了中年,是為了逃離,或者重新看清內心——-比如坐在日內瓦湖邊那一刻,忽然get了梁朝偉同志到倫敦喂鴿子的心情,即便用飛了十幾個小時換來片刻的充電,也是值得的啊。

我們的導游在瑞士讀過書,跟我們分享了他印象最深的一幕:下著大雪的小鎮,道路兩邊都沒人,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感覺被整個世界拋棄了。 “瑞士下雪的時候,經常一個月沒法出門,學校也要放假,所以為什么瑞士的制表業和制藥業這么厲害,大概因為在家里宅著,需要研究。” 在因特拉肯,我們遇到一個在這里讀書的中國妹子,在比較了瑞士和中國的生活之后,她還是決定回國:想念那種煙火氣。

(上海南京路VS瑞士)

這大概是旅行的另外一個意義:等你看完了世界,才更了解哪種生活更適合自己。 人在每個階段都會做選擇,你很難判斷當下哪種選擇是對的,因為所有的選擇,其實都是有得有失。很多雞湯鼓吹詩和遠方,但是詩和遠方有時候和柴米油鹽真的無法兼顧。 最理想的狀態是:先實現柴米油鹽的自由,再擁有隨時出發詩和遠方的自由。

相關熱詞搜索:電子產品設計,電子元件打標機,億思達,億恩科技,

上一篇: 在線磕cp?楊冪曬自拍,沈騰:魏大勛怎么還沒來評論

下一篇: 炒豬團無人機投放非瘟病毒,大北農為防范卻干擾了民航GPS

分享:

哈尔滨麻将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