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憶趙忠祥:從生到死就是一個苦難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20-01-16 10:23:55 點擊:1533811

新京報訊 2020年1月16日,趙忠祥之子趙方在趙忠祥個人社交媒體上發布趙忠祥病逝的消息。趙方稱,父親在2019年底發現身患癌癥,已經擴散。經治療,2020年1月16日7時30分,趙忠祥在京去世,享年78歲。

趙忠祥1942年1月出生于河北省邢臺市寧晉縣,中央電視臺資深播音員、主持人,因為主持央視春節聯歡晚會、《正大綜藝》、配音解說《動物世界》《人與自然》等節目為觀眾所熟知。

圖片來自趙忠祥微博

采訪過卡特也聲演過于連,他是播音主持的多面手

趙忠祥1959年進入中央電視臺前身北京電視臺,擔任播音員,是中國第一位男播音員,也是1978年《新聞聯播》第一個出鏡播報的播音員,當時的很多重要新聞都由他播報。趙忠祥也是一位記者,專訪過大慶王進喜、大寨陳永貴、全國勞模時傳祥、外交英雄王唯真、數學大師華羅庚等多位典型人物。1979年1月,趙忠祥被派隨鄧小平同志訪美報道,并在訪美期間進入白宮專訪了時任美國總統卡特,這是我國中央電視臺記者第一次采訪美國總統。

趙忠祥主持過的節目類型多元。1981年,他以主持人的身份主持了《北京市中學生智力競賽》,全方位參與出題、賽程、主持、評分過程。接下來他主持了中央臺的《第二次中學生智力競賽》《蒲公英知識競賽》《全軍知識競賽》,均獲得好評。上世紀90年代初,趙忠祥與楊瀾搭檔主持《正大綜藝》,風格莊詼并舉,贏得了觀眾的認可。 播音和主持之外,趙忠祥在表演方面也有過嘗試。1980年他為中央電視臺第一部譯制片《紅與黑》的主角于連配音;1982年,導演潘霞邀請他參演電視劇《多棱鏡》,該劇獲得第一屆中國電視金鷹獎“優秀短劇小品”。

長期的播音和主持實踐中,趙忠祥形成了自己莊重大氣的風格,他要求自己在播報各種新聞時要做到:第一,氣壯山河的聲威;第二,包容四海的氣勢;第三,曲盡入微的闡述;第四,悲天憫人的關懷;第五,謙恭誠懇樸實無華的播報,并且要與廣大受眾產生感同身受的共鳴。趙忠祥的聲音有著很強的辨識度,即使本人不出鏡觀眾也能通過聲音認出他來。《動物世界》里趙忠祥解說的開場白“春天到了,萬物復蘇……”已經成為他的聲音招牌。

《動物世界》欄目于1981年12月31日開播,旨在于向電視觀眾介紹大自然中的種種動植物,使觀眾足不出戶就可以了解和認識地球上生存的各種生命,認識自然對人類的影響。趙忠祥受邀為第一部《動物世界》欄目解說之后,就一發不可收拾,成為該欄目的專職解說者。1994年中央電視臺決定在《動物世界》的基礎上衍生出另一個欄目《人與自然》,趙忠祥依然是當仁不讓的解說者。據不完全統計,趙忠祥已為《動物世界》《人與自然》欄目配解說兩千五百多部、集,解說文字一千八百多萬字。

趙忠祥、倪萍主持春晚。圖片來自網絡

主持了13屆春晚,鐫刻一代人的春節記憶

趙忠祥的從業經歷里,主持春晚是濃墨重彩的一筆。從1983年到2000年,趙忠祥共參與主持過13屆央視春節聯歡晚會,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央視春晚的符號性人物,承載了幾代人關于春節的記憶。

1983年的第一屆央視春晚由黃一鶴、鄧在軍擔任導演,王景愚、劉曉慶、姜昆、馬季任主持,趙忠祥僅致開幕詞,沒有擔任主持人。用趙忠祥自己的話說,第一屆春晚跟他邊都不沾,甚至最開始他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事情。“那天我知道姜昆、馬季、王景愚、劉曉慶他們都來了,在那排練,都是熟人我進去看了看,知道晚上有這么一個晚會。”但這臺晚會叫什么名字,它將來會在中國電視史上有什么樣的地位,趙忠祥當時完全想象不到。他曾對新京報說起自己參與第一屆春晚的經歷:“我忘了是鄧在軍還是黃一鶴兩位導演中的一位把我叫過去,我當時還在播新聞呢,把我叫過去說臺里頭有一個預告,請我幫個忙,然后就給了我一張紙。那個時候咱也真不是吹的,記憶力還真的不錯,大概得有4、5分鐘的一段詞,我看了兩三遍,就說:行了,錄吧。”

趙忠祥后來仔細回想,如果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辦得一般,甚至是有好多批評的聲音的話,第二屆可能就不辦了。“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為什么在中國電視史上那么重要?我們也是第二天才知道的,四個字:好評如潮。用現在的話說就是‘炸了’,‘爆紅’。”1984年的第二屆春晚依然由黃一鶴擔任導演,他找來趙忠祥與姜昆、盧靜等一道擔任主持人。這一屆春晚上唱響的《難忘今宵》,成為令人難忘的一幕,這首歌曲隨后也成了春晚的固定“主題曲”。趙忠祥說,如果非要問他哪屆春晚最好,他肯定會說是1984年他參與主持的那屆,“因為它誕生了一個主題曲,《難忘今宵》一直傳唱至今。”

趙忠祥還記得,《難忘今宵》的誕生與1984年春晚的導演黃一鶴關系密切。“他想著1983年春晚這么轟動,1984年繼續辦應該做一首曲子作為主題曲。這件事他想了很久,但操作起來非常匆忙。快到直播開始的那幾天,據說他有一個晚上跑到喬羽老師家里敲門,那個時候沒有手機,就只能跑到老人家家里,當時喬羽老師都要休息了。黃一鶴說了這件事,因為時間緊迫,他覺得只有喬羽老師能勝任。老先生也沒推辭,就在當天晚上用了一夜的時間寫出了《難忘今宵》的歌詞,寫完交給黃一鶴。當天晚上音樂一起,李谷一唱,可以說在不同的時空達到了統一的效果,珠聯璧合。”

從1983年第一屆春晚到2000年的第18屆春晚,趙忠祥擔任主持人的多達13屆,其中與黃一鶴導演有過多次合作。黃一鶴于2019年4月8日去世,享年85歲,趙忠祥當天在個人社交平臺發文紀念——“驚悉黃一鶴導演今晨逝去,心中傷痛,我與他共事58年,我們一直就是好同事好朋友,他為人豪爽樂觀,才情揚溢,為中國電視事業奮斗終生。他走了,但他仍然活著,只要‘春晚’在,他的名字就不會被忘記,他是我的兄長,他在工作中對我的提攜幫助,一點一滴歷歷在目,一鶴兄,一路走好,我想你。”趙忠祥與黃一鶴都在1960年左右進的中央電視臺,都在文藝播出部工作,一個做播音員和主持人,一個做編導,朝夕相處感情很好,經常相約做完節目一起去打乒乓球或者去央視食堂吃宵夜。

趙忠祥最后一次擔任春晚主持人,是20年前的千禧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(2000年)。那一屆春晚主持人多達20位,為歷屆春晚主持人數之最,包括了趙薇、濮存昕、崔永元、文興宇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春晚歷史上主持人最少的一屆,趙忠祥也經歷了。1990年的第8屆春晚,由黃一鶴擔任導演,主持人只有趙忠祥一位。2000年也是趙忠祥與倪萍最后一次同臺主持春晚。從1991年兩人第一次在春晚舞臺的合作算起,這對主持搭檔共同主持了9屆春晚。2004年,倪萍主持完第22屆春晚,也宣布告別春晚舞臺。

倪萍曾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說,自己以前經常捉弄趙忠祥:“趙老師經常把西裝上衣一脫站起來就走,我撿起來就給我們收垃圾或者送盒飯的工作人員,說這沒人穿了,你拿回家穿吧。趙老師再回來死活都找不著。”

2018年盛夏的某個午后,兩個“老玩伴”倪萍和趙忠祥再一次相聚在了北京電視臺,他們剛剛參加了一個訪談節目的錄制,節目的主題是回顧改革開放后,春晚的變化和發展。倪萍的工作人員說她已經很久沒有錄過這樣的節目了,也是為了能跟趙忠祥見一見。

敢言敢為,退休生活多姿多彩

趙忠祥的退休生活豐富多彩,除了繼續給《動物世界》《人與自然》配音解說之外,他平時愛好書法愛好收藏,閑暇時參加了多檔地方衛視的綜藝節目發揮余熱,如《舞林大會》《中國感動》《中國夢想秀》等,還接過一些商業代言。

退休后的趙忠祥更加地敢于直抒胸臆。他在2013年接受新京報采訪時坦言,希望自己前幾年的收藏和畫能賣個大價錢,比如賣個五百萬——“其實這跟物質沒什么關系,是一種價值、榮譽感,我寧可把五百萬捐了。”他也說過,不同情苦難,但欣賞勵志。“‘苦難’不能打動我,從生到死就是一個苦難,這是我們大家都無法解脫的,但’勵志’是可以打動我的。在苦難中,如果你不勵志、被苦難吞沒了,我們還陪著同情,那人類就沒有希望了……”

相關熱詞搜索:超神學院之黑甲,超神學院雄兵連,小游戲大全雙人,小游戲平臺,

上一篇: 畢業后南下2000公里的“85后”北大理學博士,擬任新職

下一篇: “金龜子”劉純燕追憶趙忠祥:大家還約著要去探望他

分享:

哈尔滨麻将电脑版